首页 >> 文学 >> 笔会
一粒种子
2016年12月26日 10:3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周建新 字号

内容摘要:我的家乡兴城,是个旅游疗养小城,张作霖修过别墅,日本人建过洋楼。由此想到习近平总书记的“七一”讲话,不忘初心,长征题材丰富的文学矿藏还有待于充分的挖掘,优秀作品的产生依然在路上。

关键词:红军;老红军;小说;毛主席;故事

作者简介:

  我的家乡兴城,是个旅游疗养小城,张作霖修过别墅,日本人建过洋楼。新中国成立后,又增了几幢朴素的二层红砖小楼,大家称之为红军楼。顾名思义,红军楼里住的是伤残或疗养的老红军。

  说老,其实也不算老,1980年我念高中时,我同桌的父亲就是红军,还不到六十岁,比我现在的年龄大不了几岁。我同学是孤儿,老红军捡来的养子。从小,我对红军的故事充满了好奇,一本《红旗飘飘》被我翻烂了,与老红军的儿子同桌,正好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可以偏得好多故事。可是,我的同桌偏偏不给我讲,他回答我,一问过去的事儿,他父亲就掉眼泪,不讲。

  我同桌知道我爱写小说,觉得欠下我些什么,直到高中毕业前,他才讲了一小段他父亲的故事。核心情节是,老红军和哥哥一块儿当小红军,过草地时,哥哥陷进了沼泽,最后一句话是,见毛主席,替我问一句,天下的劳苦大众解放了没有?

  老红军在战争中落下高度伤残,丧失了最起码的行动能力,没有完成哥哥的遗愿。不过,这粒小说的种子,却深深地种在了我的心田。

  2016年9月下旬,我获得一次机会,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八十周年,中国作家协会组织了“重走长征路”采访活动,我有幸成为采访团成员之一,重走了红二十五军的长征路。这群平均年龄不足二十岁的娃娃兵,历时一年,长征途中又建立了鄂豫陕根据地,到达陕北时,是唯一比出发时还要壮大的队伍。

  于是,中共党史中读到的吴焕先、徐海东、程子华、韩先楚等红二十五军核心人物的事迹,从一本本历史资料中、从一座座展览馆里、从每一个个红军后代的讲述者口中,跳到现实生活中来,在我头脑中渐渐丰满、成熟。

  我身穿红军服,走上红军小道,仿佛置身到八十年前,成为他们中间的一员,重温那种为了一种信仰、为了一个目标,奋不顾身、前赴后继的历程。渐渐地,年少时同桌播在我头脑中的种子开始膨胀,在红二十五军开创的根据地里开始生根、发芽,这粒小说的种子寻找到了一片丰腴肥厚的沃壤。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