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原创精髓
我军作战体系建设的历史经验(1927-1949)
2018年04月09日 09:5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郭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从1927年红军成立到2017年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构建“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的90年期间,我军作战体系的发展历程大致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1927-1949年,在这阶段,我军由初创时一支弱小的军事力量,历经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洗礼,发展壮大为一支拥有530余万人1的劲旅。第二阶段1949-1975年,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前几年,我军作战体系建设得到了较快发展,成立了海军、空军等多军种指挥机构和作战力量,调整优化了指挥体系结构层次,军事训练开展如火如荼。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与美军作战后,获得了与世界一流现代化军事力量作战的经验,对我军“三化”建设、尤其是现代化建设起到了极大的推动和促进作用。但后期由于受到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的严重干扰和破坏,我军建设一度受阻不前。第三阶段1975-2017年,1975年邓小平出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之后,对军队进行了初步整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军队在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党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和习近平强军思想的指引下,阔步前行,飞速发展,具备了新时代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现代作战体系的物资基础和理论储备。

  1927年“四一二”、“七一五”反革命政变,使共产党人清醒认识到,想要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必须建立一支党绝对领导下的武装力量作为保障。我军由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后诞生发展到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历经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三个历史阶段,在军事力量、指挥体制、运行机制、武器装备、后勤保障等方面都经历了困难而曲折的发展和磨练。纵观这一历史时期,我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斗争中实现自我革新,一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在炮火的洗礼中茁壮成长。这22年间,我军从初创起步,经历浴血奋战和生死考验,逐步成长为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军队作战体系建设取得的经验可以概括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始终坚定不移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这一点在这一时期的建设过程中体现尤为明显,战争实践也一再证明,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集中、统一领导是战争胜负、军队建设是否顺利的决定性因素。马克思主义认为:军队作为私有制和阶级社会的产物,任何军队都从属一定的阶级,不存在超阶级的军队。红军作为我党创建的人民军队,是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利益服务的,应当无条件接受党的绝对领导,无条件履行党赋予的使命任务。如果脱离了党的绝对领导,红军就失去了其阶级本性,不可能再成为人民军队。

  南昌起义揭开了我党独立领导武装斗争的序幕,也是我军创建的标志。在南昌起义的部队中,军师团甚至连都建立了党的组织,明确提出“党的组织是一切组织的根源”,同时规定党代表也是部队主官,对全面工作负有领导责任。1927年8月21日,中共中央在《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任务与策略的决议案》中提出:“各地在领导工人、农民起义时,要建立党领导的工农革命军,军队中要有极广泛的政治工作及党代表制度。”2 1927年9月29日,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的部队在前往井冈山途中,在江西省永新县进行了著名的“三湾改编”,初步解决了如何把以农民、旧军人为主要成分的军队建设成为一支无产阶级新型军队的问题,从政治上组织上保证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党建设新型人民军队最早的一次成功探索和实践。1929年12月28日,红军第4军在福建上杭古田村召开第九次代表大会,即“古田会议”,会议纠正了当时存在的错误思想倾向,首次明确打出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方向旗帜,创造性规定了军队在党绝对领导下的原则和制度。毛泽东创立的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政治理论和制度,对于把我军建设成为一支新型人民军队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在这一理论和制度的推动下,我军迅速发展壮大,为在极其恶劣的斗争环境下战胜敌人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战争实践证明,一旦削弱或取消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我军就要打败仗,发展进程就会严重受阻。王明“左”倾错误思想在1931年11月召开的中共苏区第一次代表大会(赣南会议)上占据了主导地位,错误决定排斥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排挤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强调红军放弃积极防御战略,采取主动进攻战略,利用目前顺利的政治与军事条件,占领一两个重要的中心城市,开创革命在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王明“左”倾错误思想取消党委制,削弱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犯了理论上的教条主义和军事上的冒险主义,导致红军遭受严重损失,使蓬勃发展的革命形势陷入困境。1935年,中央红军历经长征千辛万苦与第4方面军会师后,张国焘自恃第4方面军人多枪多,企图篡夺最高领导权,自立门户。党中央与张国焘的分裂活动进行了坚决斗争,毛泽东指出:“共产党员不争个人的兵权,但要争党的兵权,要争人民的兵权”,“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允许枪指挥党”3。奈何张国焘一意孤行,率军南下,使部队遭受重大损失,由8万余人锐减至4万余人,最后被迫北上。

  在这个阶段的革命实践中,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体现在政治领导、思想领导和组织领导的各个方面。其中,政治领导是核心,用党的政策、路线和方针来统一全体指战员的思想,使他们自觉服从党的领导,自觉履行党赋予的各项任务;思想领导是基础,通过提升广大指战员思想觉悟,使部队的思想基础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组织领导是保证,通过充分发挥党委、支部和党员的作用,实现了党的组织与军事指挥、行政管理、政治工作的紧密结合和内在统一,为加强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提供了可靠的组织保证。

作者简介

姓名:郭强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