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军事智库 >> 战略战术战役
“铸铅行动”:可圈可点的现代城市战
2020年03月10日 08:5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史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行动简介

  2008年12月27日至2009年1月18日,以色列在加沙地带对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实施了代号“铸铅”的军事行动。此次行动历时20多天,以军运用战略欺骗手段,发挥联合作战优势,空中打击、海上封锁、地面围攻、搜索清剿等作战行动密切配合,哈马斯武装虽顽强抵抗,终因力量对比悬殊,遭到重创。此次作战,从开局到收局,以军牢牢把握战争主动权,实施了一次成功的城市反游击战,其特点和经验值得深入研究。

  讲评析理

  “铸铅行动”是一场现代条件下的城市攻防作战,虽然对阵双方的力量对比过于悬殊,但此次作战从多个方面反映出现代战争一些新特点,值得我们总结研究,学习借鉴。

  周密细致的战前准备帮助以军牢牢占据主动。以色列吸取了历史上黎以冲突因匆忙决策导致较大损失的教训,对“铸铅行动”周密筹划,仅决策过程就长达两年之久。一方面,以军制订了详尽的作战计划,对作战任务和打击目标进行了严格区分和精细分配。整个行动分为空中打击和地面作战两大阶段,空中打击阶段目的是瘫痪哈马斯指挥系统、杀伤其作战力量,为地面行动做准备;地面行动阶段目的是进一步削弱加沙北部地区的哈马斯力量。以军各部队都有自己的任务区,同一任务区内部队又有各自的打击目标。突入哈马斯防线的以军部队均带有一份目标清单,发现目标立即摧毁。另一方面,早在行动发起6个月之前,以军就围绕战略目的进行了全方位的情报搜集工作。以色列还重视传统情报手段的补充,招募大量加沙人从事情报工作,将哈马斯情报数据分三类整合为“马赛克”目标数据库:一是哈马斯领导人和指挥中枢的位置;二是秘密武器通道的位置;三是哈马斯主要打击兵器和作战力量的位置。每个目标的位置、状态信息都十分详尽,为“铸铅行动”的精确实施提供了详尽的目标清单。因此,以军发起攻击时做到了心中有数、打击准确,整个作战中牢牢掌握主动权,直至作战目的达成。临战前,以军根据缺少大规模合成作战训练和经验的实际,重点加强了诸兵种合成作战的训练和演习,瞄准哈马斯武装的特点,提出并完善了十多项改革创新举措,有效提高了地面部队机动、突击和城市作战的能力。

  以色列的战略欺骗令哈马斯严重误判形势。现代战争透明度越来越高,达成作战行动突然性的难度越来越大。以军“铸铅行动”的另一个亮点,就是以战略欺骗作为猝然袭击的“障眼法”,战前示弱、突然进攻,打了哈马斯一个措手不及。为了隐蔽作战企图,以色列精心设计了一系列欺骗动作。停火协议到期后,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动了火箭袭击,以色列时任总理奥尔默特除了口头警告外,行动上并不强硬,没有像以往那样关闭通道、禁止务工人员来往,外交上故意放出温和之风,貌似风平浪静。事实上,此时的以色列内阁正在讨论“铸铅行动”的细节。以色列总理办公室于2008年12月24日晚还在散布“继续外交努力”、开放加沙通道、批准车队进入加沙,27日召开内阁会议讨论加沙局势等假消息,以军方于12月25日还安排大批官兵回家休假。以色列“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连环施放的烟雾掩盖了战争企图,令一度警惕的哈马斯麻痹懈怠。正如以色列高官所言:“欺骗行动非常成功,12月23日哈马斯还担心会遭空袭,让各指挥部人员分散隐蔽;但当他们得知我们‘准备开内阁会议’时,便让所有人员回归岗位,结果被打了个正着。”12月27日,面对以军的突然攻击,毫无准备的哈马斯损失惨重,不仅有生力量伤亡很大,高级领导接连丧生更令作战指挥陷入瘫痪,造成极大被动。

  密切的军兵种协同是城市反游击战的重要保证。尽管遭到以军突然、猛烈、持续的打击损失惨重,哈马斯武装仍进行了顽强抵抗。一边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报复,一边利用地道抗击对手。战前,哈马斯已将加沙变成了一个布满地道、陷阱和路边炸弹的战场,加沙城下有纵横交错、密如蛛网的数百条地道。哈马斯武装人员混杂在民众中,将武器藏匿于清真寺、校园和民宅,指挥中枢位于加沙最大医院的地下掩体中。作战中,哈马斯武装一面利用地道隐蔽自己,一面引诱以军士兵进入地道,利用地道内的爆炸物和近距离火力杀伤对方。以军难以甄别“兵”“民”,在“近战”“巷战”中极易遭受伤亡。面对复杂的战场环境和灵活的作战对手,以军一改往日对黎巴嫩真主党作战大量使用步兵进攻的做法,改为主要使用特种兵配合装甲部队作战。装甲兵负责攻坚,摧毁哈马斯的军事设施、火箭弹发射场及武器库等,特种兵负责为坦克指示目标,并消灭对手的反坦克狙击手,这与传统地面作战中坦克掩护步兵的做法正好相反。加沙市区作战开始后,除了空中打击和海上封锁,以色列还用重炮在城外保持火力威慑,用无人机实施不间断的战场侦察,特种部队引导、掩护装甲部队实施近距离“定点清除”,不同军兵种的密切协同和一系列战法的巧妙运用,保证了以军城市反游击战的顺利进行。

  舆论信息对抗激烈令“社交媒体战”走向前台。“铸铅行动”中,以色列和哈马斯纷纷在社交网络平台上开辟“第二战场”,展开了激烈的舆论争夺,以至于此战又被称为“社交媒体战争”。为增强信息传播效果,以色列国防军的战时信息发布手段多种多样,不仅通过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等传统媒体发布信息,发言人办公室值班中心24小时回答记者提问,还在推特、脸书等具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上开设官方账号发布军事信息,做到传统媒体与社交媒体手段有机融合。在以色列国防军的成功运作下,社交媒体俨然成为以军赢取各界支持的重要手段、操控舆论的有力工具和改善国家形象的重要途径。哈马斯则定期更新该组织的阿拉伯语和英语互联网页,在自己控制的电视台中播出戴着面罩、穿着制服的战斗人员照片。其支持者也在博客、脸书等网站发布加沙遭到以军打击后的图片,用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的惨状,争取世人的同情支持。流亡海外的哈马斯政治局主席马沙勒也通过设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半岛电视台发表讲话,指出以色列的空袭行动“打破了巴以和谈的最后希望”,是对巴勒斯坦人民的“屠杀”和“犯罪”。事实证明,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以社交媒体为代表的新型在线媒体必将在舆论战场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是对抗双方都不容忽视的必争之域。

作者简介

姓名:史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