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军事智库 >> 军事理论
把“智胜”融入作战理论创新
2020年06月04日 10:06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邓斯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阅读提示

  向科技创新要战斗力,是作战理论创新的时代命题。当前,科技革命正呈现出智能化技术强劲引领、加速创新、突破频频的态势,战争形态在向智能化嬗变,“智能制胜”正变为战争和作战制胜机理之要。现实挑战需要我们既要认准方向、紧盯前沿、把握趋势,更需要对创新思维模式、支撑环境、运用机制、发展路径有更深入的思考和探究。

 

  军事领域是最具创新活力、最需创新精神的领域。战争和作战研究在军事理论创新中居于核心地位,必须紧紧扭住战争和作战问题推进军事理论创新,探索形成对智能化条件下的战争环境、战争构想、作战样式的科学认知。

  思维之变——

  以“智胜”驱动创新的立足点在哪里

  当今人类社会发展正进入到一个“智能化生存”的时代。在军事领域,智能化技术的发展在重塑战争面貌,特别是强制性地推动作战理论的重构。实现作战理论与智能技术的有机结合,是一个把智能化技术要素融入思维框架,为作战理论创新注入智能思维驱动力的过程。

  智能思维,是建立在对智能化技术科学认知基础上的一种思维模式。应当认识到,当下热议的智能概念已被视为人脑与机器以新的结合方式催生的新能量,并成为牵引时代变革的新势能、推动实践发展的新动能、展现科技力量的新效能,使智能概念从内涵到外延被赋予了全新的价值和意义。智能思维正是对智能新的价值和意义的新认识,反映了智能时代对军事思维的“科技重塑”,成为适应战争形态演进的重要思维模式。一般说来,任何创新都是主体内在思维创新的外化结果。从作战理论创新来说,确立以智能赢得制胜优势的作战理念,探寻以智能释放作战效能的作战方式,正是以智能思维驱动创新的集中体现。

  克劳塞维茨说,任何思维都是一种能力。推进作战理论创新,必须立足于提高对智能化技术的理解力、驾驭力,打开智能思维通道。其实,技术决定战术是从物质基础意义讲的,并非有了新技术、新装备就自然有了新战法。任何新战法的创立都离不开主观见诸于客观的艰辛探索,都有赖于对新技术的敏锐感知、透彻理解,再到对其性能价值、作战效用的深入挖掘。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颠覆性技术的发展,最大的冲击是颠覆传统认知,作战理论创新的成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摆脱固有思维定势、确立智能思维理念和思维方式的时速。思维理念具有先导性,如果理念滞后就难免陷入“新瓶装旧酒”的窘境;思维方式具有支配性、操作性,如果思维方式陈旧就难免犯“把卡宾枪当棍棒用”的低级错误。只有以强烈的危机感、紧迫感解决好“换脑”问题,用智能思维破除认知盲区、力避思维短路,才能在作战理论创新上赢得先知、优知、智知优势。

  模式之变——

  以“智胜”撬动创新的着力点在哪里

  俄军在叙利亚军事行动中,首次使用多款无人化战斗机器人,运用多种新型电子战装备,进行了新的作战模式的实战检验,被说成“未来作战样式的预演”。适应智能时代作战形态的嬗变,从人机的物理结合到智能融合,从操控工具到创建模式,已成为作战理论创新顺势而为的关键着力点。

  应当看到,以智能化技术为重要标志的高新技术的加速发展,为基于网络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注入了新内涵,打造以信息化作战为支点、以智能化作战为重心的全新作战模式,既是联合作战的新内核,也是作战理论创新的聚焦点。设计未来作战,创新作战模式的基本路径是,以“智”求“精”,运用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对作战流程进行智能化升级改造,基于智能生成数据链、畅通信息流,使精确作战能力获得新跃升;以“智”求“快”,把作战筹划中大量繁杂的人工操作变为智能运作,基于智能辅助决策和作战指挥,使快速反应能力增添新动能;以“智”求“新”,加快发展人机协同智能作战、智能无人集群作战等新型力量,基于智能催生新能力、新战力,使新质作战能力变成新利器;以“智”求“融”,把作战指挥和保障系统建成人机交互的智能化作战平台,基于智能强化作战力量和要素的融合度,使一体化作战能力实现新聚合。“智战”方能赢得“智胜”。打造具有自身特色、彰显特有优势的智能化作战模式,无疑是作战设计的主导方向、制胜未来的倚重砝码。

  战场始终是创新作战模式的着力点。人工智能核心关键技术的发展,必然催生新的作战领域,而这有着特殊角逐方式的新战场,已成为创新作战模式的新视窗。关注网络战场,把握其虚拟隐蔽、信息致盲、系统毁瘫、体系破击等特性,探索网络智能攻防作战的新模式;关注太空战场,把握其无接缝性、无边缘性和不确定性高、制权依赖性大等特征,探索太空智能破袭、突击、封锁作战的新模式;关注无人战场,针对其全天候、全空间、全方位作战且迅捷、精准、自主等特点,探索无人智能作战的新模式;关注认知战场,针对其瓦解心理、扰乱思维、瘫痪意志的软杀伤特性,探索智能认知对抗的新模式。同时,适应作战空间的互联性、融合性,探索信火一体、空天一体、网电一体及跨域制权、多域联动等智能化作战新模式,把作战理论创新的触角伸向变革前沿,着力谋求“智胜”未来的新对策和新方略。

  平台之变——

  以“智胜”助推创新的支撑点在哪里

  2016年,人工智能系统“阿尔法狗”的面世,实现了智能机器人第一次战胜人类职业高手的突破,现在新版“大师”系统已经能够扮演实战陪练、复盘分析、验证子效的智能化平台。从辅助手段到智能平台,这对作战理论创新构建新的技术支撑环境,颇有启示和“样本”意义。

  作战理论研究在依托科技上,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运用数学建模、概率分析、数理统计、计算机模拟等方法手段,摆脱偏重于经验判断、定性分析、谋略思辨的传统模式;二是借助信息网络、虚拟仿真、数据集成、兵棋推演等方式手段,开辟破解评估量化难、对抗模拟难、成果验证难的有效途径;现在进入到第三个阶段,构建基于数据驱动、深度学习、高度仿真、人机协同、自主操控等的智能化实验平台,力求实现作战实验与战争实践的“无缝隙”对接,甚至使作战实验的复杂程度、难度指数超过实战。随着一系列关键性、支撑性技术的突破,人工智能所展现的“未来图景”一定是颠覆性的。智能化作战实验平台,不仅能进行概念技术演示、行动计划验证和战争进程推演,使模拟实战对抗演练更加逼真,而且能自主生成作战设计、行动方案、交战数据,催生新构想新概念新战法,使作战理论创新步入“人脑+智能平台”密切协同的运行范式。

  应当看到,高度智能化的“作战实验室”,实质上是设计未来战争的知识实践平台,一方面为综合运用各种技术手段进行作战方式方法创新,提供了逼真的战场环境和科学可靠的验证方式;另一方面将催生更多诸如实验论证报告、行动程序设计、决策支持系统等技术化的理论创新成果。未来战争先期从“实验室”里打响,攻防对抗、智慧博弈在“虚拟战场”展开,作战理论创新更应被理解为一种实践模拟和知识实践,而作战实践更应被理解为一种理论实验和价值检验。

  路径之变——

  以“智胜”孵化创新的增长点在哪里

  2013年,美空军提出“作战云”的概念,意在使各军种的空中力量在不断进化的技术支持下,实现各作战领域信息共享能力的跃升,进而最大程度地发挥智能化武器装备、有人与无人系统等结合的优势,创造出规模化、模块化的灵活作战能力。这实质上是一种理论上的顶层设计,有着以战争需求牵引技术应用开发的重大功效,展现了作战理论创新的技术引领作用。

  推进作战理论创新,不仅要把先进科技成果引入作战领域,也突出体现在对军事技术的运用和发展进行作战设计。作战理论体系在内容构成和研究指向上,包括基础理论、应用理论和技术理论,三者相互渗透、互为支撑。技术理论围绕使科技更好地服务于作战展开,探究科技的作战运用规律和制胜机理,引领军事技术在作战领域的定向发展、定制开发,为提升作战能力注入更强的科技引擎。显然,在智能成为作战制胜关键因素的今天,强化技术理论研究创新,充分发挥其对智能化技术运用和发展的牵引倒逼、质效提升作用,实现从被动跟进到主动引领的转变、从引进到自主孵化的跃升,积极抢占军事智能技术发展的制高点,是作战理论创新的重要抓手和增长点。

  作战领域是对技术发展前沿感知最灵敏的领域。围绕推进军事技术向智能化发展,加大技术理论创新的引领力度,应密切追踪战略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发展,着眼作战需求明确推动军事智能技术发展的规划图、路线图;高度关注对未来作战走向有重大影响的技术创新重点领域,研究量子信息、定向能、新材料等新技术的转化运用,加强对武器装备、作战系统智能化发展趋势的预测和预研;开发具有前瞻性的作战概念和战法构想,打造作战体系与智能技术深度融合的作战样式;研究制定推进智能武器装备发展的相关法规制度,为提高军事智能技术自主创新能力提供有力保证。

作者简介

姓名:邓斯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