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军事智库 >> 军事理论
智能化战争,不变在哪里
2020年01月14日 09:44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傅婉娟 杨文哲 许春雷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引言

  当今世界,人工智能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并加速向军事领域转移,对战争形态产生冲击甚至颠覆性影响,智能化战争呼之欲出。我们需要理性审视智能化战争,认清智能化战争的“变”与“不变”,以此探寻智能化战争的制胜之道。深刻认识把握智能化战争不变的特质,从而进一步增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平衡性、稳定性和迭代性。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的战争本质属性没有变

  战争作为一种特定的复杂社会现象,尽管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会呈现出不同的战争形态和边界,并形成不同的战争认知,但战争是政治继续的本质属性不会改变。毛泽东强调指出,战争本身就是政治性质的行动,从古以来没有不带政治性的战争。智能化战争颠覆了传统的作战样式、作战手段,武器装备的打击范围拓展到人类的认知空间,战场空间从物理空间拓展到认知、网络等无形空间,能够更直观地表达“意志强加于对手”的特点,更加强调在战略、战役、战术层面夺取国家的意志、组织的观念、人的心理与思维等主导权,攻心夺志的制胜作用更加凸显,政治移植、信仰打击、精神控制、心理瓦解、文化渗透等攻心夺志手段也更加多元,围绕战争展开的政治斗争更加复杂多变,民心向背、社会舆论、公众心理对战争的制约力更加显著。智能化战争是人工智能时代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军事归根到底是政治的延续,军事上的胜利必须服务保证政治的需要。

  “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是主因”的战争产生根源没有变

  对战争根源的认识,是判断战争性质、把握战争制胜因素、分析战争作用的重要前提。战争根源于私有制和阶级斗争,政治是孕育战争的母体,对抗性的经济利益冲突是战争的根源。冷战结束后,引发战争和冲突的直接诱因纷繁复杂,但其祸根依然是霸权主义国家的霸权主义政策。人类进入信息化时代以来,和以往赤裸裸靠武力争夺殖民地、划分势力范围的方式不同,当代霸权主义主要通过垄断国际政治经济规则的制定权,维护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来攫取全球财富。纵观近几场局部战争,有的是霸权主义为维护其全球霸权或地区霸权而直接发动的战争;有的在直接动因上虽然表现为民族矛盾、宗教纠纷、领土争端等,但都有着深刻的霸权主义背景,发动战争往往成为霸权主义国家推行其强权政策的工具,是其霸权战略链条上的一个重要环节;新出现的恐怖主义,则是霸权主义土壤上繁殖出来的战争怪胎。当代国际社会正进入加速演变和深度调整的时期,国际竞争的“丛林法则”并没有改变,世界仍很不太平,战争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人类头上,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仍然是当代战争的主要根源,非战争、亚战争形态的军事斗争将是军事领域的惯常形式,一定的局部战争也将是可能发生的。

  “强胜弱败、优胜劣汰”的战争基本规律没有变

  强胜弱败、优胜劣汰是战争对抗的客观规律。创造作战优势是战争不变追求。在决定时机和决定地点拥有压倒优势,是取得军事胜利的规律。历史上以弱胜强、以劣胜优的战例,也是对这一规律的创造性运用。尊重、遵循客观规律,按照客观规律尽可能地强化己方实力,营造聚弱成强的态势,造成整体弱势条件下的局部优势,通过累积局部优势达成整体上的优劣转换,最终取得整体上的优势和胜利。在智能化战场,各类作战人员、装备、设施、环境要素在智能化战场态势支撑下,形成巨型复杂自适应对抗体系,“云聚”成为新的作战力量凝聚机理,统一的聚能平台成为谋求全维优势的基础,智能优势成为决胜性优势。未来战争集中兵力的思想将在智能技术的推动下螺旋式上升,跨域非对称优势在智能化战争中将更有战略意义和决胜作用。提前设计战争、超前筹划战争,基于敌情我情塑造非对称优势,加紧在重要领域形成聚集优势,加强战略制衡力量建设,全面提升国家应对各类威胁风险的能力,成为智能化战争胜兵先胜而后求战的必然。战争准备更加充分、战争谋略更胜一筹、战争组织更加有力、力量运用更加得当的军队,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作者简介

姓名:傅婉娟 杨文哲 许春雷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