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军事智库 >> 军事理论
瞄准智能化创新指挥理念
2018年09月27日 10:55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黄建明 郝东白 邹振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引 言

  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及在军事领域的逐步应用,将会极大推动战争形态、力量编成、战斗方式发生颠覆性变化,也必然会引发作战指挥领域的深刻变革。风暴起于青萍之末,巨浪成于微澜之间。要抢占智能化作战指挥制高点,迫切需要来一场指挥理念的“头脑风暴”。

 

  指挥编组新理念——人机混合

  作战指挥的发展历史表明,作战指挥活动中的指挥主体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变化。冷兵器战争时代是首领个人指挥,热兵器时代是谋士群体辅助统帅指挥,机械化战争时代是指挥员与司令部结合指挥,信息化时代是指挥员和指挥机关依托指挥信息系统指挥,智能化时代将会呈现人机混合指挥的发展趋势。一方面,随着战争规模、空间的不断扩大和作战行动的日益复杂,需要处理的信息逐渐超出了指挥员和参谋机构能够处理的极限,破解这一难题,使用新技术手段成为历史必然选项之一。美国国防部把基于智能化的人机混编协同称为未来战争的“技术皇冠”,借助人工智能解决指挥难题成为作战指挥首选。另一方面,随着以无人潜航器、无人值守地面传感器、战斗机器人和无人飞行器等为代表的无人化作战实体开始登上战争舞台,如何使这些作战实体在陆、海、空、天、电、网等多维战场“来去自如”的指挥问题也迫切需要解决。因此,指挥体系中智能化身影将来会越多地出现,纵向上,从上至下表现为以人为主的战略指挥——人机结合战役指挥——人机混合的战术行动;横向上,各级作战群队中人与机器混合编组并开展协作,人脑和电脑结合彼此从事最擅长的工作。特别是对于无人作战集群的指挥,将主要由无人化指挥主体自行指挥控制。人机混合编组的成功实施,需要解决人脑与电脑的共同认知。为此,既需要指挥员对指挥活动设定行为参数,让机器执行这些指挥活动,教会机器以指挥员能够完全理解的方式应对预料之外的变化;也需要指挥员充分了解机器执行指挥活动的行为习惯,包括超出设计预想情况或行为边界的举动,以应对机器一旦作出违反系统设计行为时,能够迅速采取对策控制影响。

  指挥活动新理念——数据驱动

  数据是智能之源。“阿尔法”围棋之所以强大,归根结底是数据的支撑。据称,“阿尔法”围棋1.0版输入了海量职业棋手的棋谱对局,其自我学习演绎的对局数更是达到了3000万局,相当于人类1000年的学习量。翻开战史,不难发现数据历来也是军事胜利的基础。1864年美国内战,谢尔曼将军利用1860年美国人口普查时采集的各项数据地图,以农场、牲畜、集市、车站等重要资源数据为“航标”,通过细致的数据分析和精心的计算,确定最佳的行军路线和在各地的停留时间,最后兵分5路孤军深入,在没有后勤补给的情况下,6万多人行军35天、突进300公里,成为南北战争后期的转折点。数据同样是支撑智能化作战指挥活动的基石。“观察-判断-决策-行动”指挥活动周期中,“观察”环节,智能化传感器通过获取海量战场情报信息,从中挖掘提取知识,可实现从全频谱感知向场景理解和认知转变;“判断”环节,智能化信息系统通过基于海量训练数据的深度学习,从中统计分析推理,可实现从定性分析到快速给出定量判断结果;“决策”环节,智能化决策支持系统依托海量战例数据,从中进行作战模拟及方案推演,可实现作战方案简单比较向快速精确评估优选转变;“行动”环节,智能化作战实体基于预先采集海量战场环境信息,从中快速规划任务路线及行动时机,可实现由人为操作向自主“侦、控、打、评”方向转变。总之,智能化系统之所以能够展现出强大能力,正是因为后台海量数据作为支撑。

作者简介

姓名:黄建明 郝东白 邹振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