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军事智库 >> 军事理论
杀戮与救赎:武器杀伤力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
2017年06月07日 10:53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梁军 字号

内容摘要:近日,梵蒂冈教宗方济各在与一批学生座谈时提到美国2017年 4月份在阿富汗投掷打击“伊斯兰国”目标的“炸弹之母”,方济各对人们将这种大型空爆弹在世俗意义上称为“炸弹之母”提出质疑。所以,我们在人类战争史上发现了颇为吊诡的一幕:一边是为了追求更有效地消灭对方发明杀伤力更大的武器,另一边则是为了更大程度地限制无度的杀戮并彰显人道主义的底线,不断通过规则去限制武器杀伤能力的泛滥。譬如生化武器,像细菌弹、病毒弹、化学毒气毒剂弹等先后使用在近现代以来的战争中,子母弹、多级火箭爆破系统、凝固汽油弹以及非人道武器如达姆弹、贫铀弹等更是频频亮相。据说“炸弹之母”的设计者艾伯特·威莫茨了解到自己的作品“掩体粉碎机”使得阿米里亚防空洞里的1100多位平民被炸死后,晚年良心受到折磨,郁郁而死。

关键词:爆炸;炸弹之母;核武器;战争史;杀戮;博弈;燃烧;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常规武器;教宗

作者简介:

  近日,梵蒂冈教宗方济各在与一批学生座谈时提到美国2017年4月份在阿富汗投掷打击“伊斯兰国”目标的“炸弹之母”,方济各对人们将这种大型空爆弹在世俗意义上称为“炸弹之母”提出质疑。他质问道:“母亲是孕育生命的,但这个只能带来死亡。这样的东西怎能称作母亲?”

  教宗的愤怒与质问,使得关于战争中武器杀伤力的强度与边界问题再一次引起人们思考。从战争史和军事哲学的角度看,人类关于武器杀伤力的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的博弈其实一直伴随着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这种博弈可以高度凝练为两个主题,即:杀戮与救赎。

  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认为,战争的目的就是消灭敌人,要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充分动员一切物质和精神力量打倒敌对方。因此,自从人类有战争以来,不断追求武器的杀伤力就成为战争工具理性的重要内容。但克劳塞维茨同时也强调,“战争作为政治的继续,目的是打垮对方,让对方服从自己的意志。”如果武器的杀伤力强大到使得对方的肉体与意志都荡然无存,那么经过一个否定之否定的循环,这种战争显然也是违反战争本质的一种僭越战争边界的暴行。所以,我们在人类战争史上发现了颇为吊诡的一幕:一边是为了追求更有效地消灭对方发明杀伤力更大的武器,另一边则是为了更大程度地限制无度的杀戮并彰显人道主义的底线,不断通过规则去限制武器杀伤能力的泛滥。如果说前者是基于战争的武器的工具理性,后者则是与之相对的价值理性,二者的博弈贯穿了近现代战争史。

  特别是人类告别冷兵器时代,进入热核武器时期,杀伤力巨大的核武器与其说是为了杀戮,不如说是为了威慑,是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最好的途径。原子弹问世后,除了二战末期美国在日本本土使用之外,其他时间包括冷战期间几次危机,实际上都是核武器达成的“杀伤力均势”避免了更大规模战争的发生。

  然而,在核武器与一般性武器中间,还存在很大的一个开阔地带。许多国家为了追求战争中更大的武器杀伤效能,在避开核武器的前提下,通过所谓的常规技术手段,不断放大着常规武器的杀伤能力。于是,这个开阔地带的许多武器,对于不特定多数人的杀戮依然远远突破了战争所能容忍的人道主义边界。譬如生化武器,像细菌弹、病毒弹、化学毒气毒剂弹等先后使用在近现代以来的战争中,子母弹、多级火箭爆破系统、凝固汽油弹以及非人道武器如达姆弹、贫铀弹等更是频频亮相。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