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研究动态
把武器出口作为掌控盟友、打压对手、干预地区事务的重要工具,破坏全球和平稳定—— 美国军售:“生意经”背后的“政治账”
2020年12月17日 08:37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郭晓兵 字号
2020年12月17日 08:37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郭晓兵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根据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2020财年美国武器出口总额约占当年全球军火贸易额的四成,进一步巩固全球第一武器出口大国地位。而在过去5年间,美国出口武器的数额超过全球同期武器贸易量的三分之一,且持续呈上升势头。

  美国的武器出口,不仅在经济上赚得盆满钵满,还在事实上成为美国推行其外交政策、介入地区安全形势的工具,对全球的和平稳定造成负面影响。

  “亮眼”的数据

  12月4日,美国助理国务卿克拉克·库珀和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局局长海蒂·格兰特宣布,2020财年美国政府批准的武器出口总额达1750.8亿美元,同比增长2.8%。

  其中,政府间对外军售总额为507.8亿美元,同比减少8.3%,但近三年滚动平均值增至540亿美元,增加5.8%。美国军工企业直接对外出口武器的商业性销售总额达1243亿美元,同比增长8.4%。

  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12月7日发布的一份报告,2019年全球规模最大的25家军工企业中,美国企业占据12席,其中洛克希德-马丁、波音、诺斯洛普-格鲁曼、雷神和通用动力包揽了前5名。这12家军工企业的武器销售额占据全球25大军工企业销售总额的61%。

  推销的“艺术”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全球经济往来受到严重冲击,而美国军火生意却越做越红火。这背后有着独到的“秘诀”。

  自我松绑,降低出口门槛。奥巴马政府在2013年签署了极具约束力的《武器贸易条约》,让美国军工巨头们极为不满。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一上台就改弦更张,推动扩大武器出口。在特朗普执政第一年,美国政府间对外军售额便增长了36%。之后,美国对外军售额始终保持高位。2018年,特朗普政府宣布武器出口新政策,放宽武器出口管制,鼓励积极对外推销武器。其中一项就是允许军火商通过较为便捷的商业销售流程对外出口无人机,而无需经由颇费周折的政府间对外军售流程。今年7月,美国再次修改无人机出口政策,放宽对飞行速度低于800千米/小时的无人机系统的限制,为MQ-9“收割者”和RQ-4“全球鹰”等无人机外销开了绿灯。美国还于2019年撤回在《武器贸易条约》上的签字。

  施加压力,变相收取“保护费”。为让盟国购买更多美国军火,特朗普不惜亲自上阵,赤裸裸地施加压力。他在与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会面时,一再强调为了减少美日贸易逆差,日本要多多进口美制武器。2020年,日本承诺出资230亿美元购买63架F-35A和42架F-35B战机,成为美国政府间对外军售史上排名第二的大订单。特朗普还在各种场合敦促欧洲国家增加国防预算。一些欧洲分析人士认为,其真实用意是让欧洲国家多买美国武器。

  “钓鱼”策略,以小军援套取大订单。为扩大军火出口,美国推出了“欧洲资本重组激励计划”,向克罗地亚、希腊、斯洛伐克、阿尔巴尼亚等8国提供补贴,鼓励其以美制装备替换苏制或俄制武器。然而,美国这笔钱不是白花的,因为该计划明确要求受援国必须购买美制武器,而且受援国的军购开支要远高于美国提供的补贴金额。例如,美国向立陶宛提供3000万美元军援,助其购买“黑鹰”直升机,但立陶宛要为此支付3.1亿美元。通过这种操作,美国帮助自己的军火商在与欧洲同行竞争时占据了有利地位。

  乱中取利,大发战争横财。美国利用甚至刻意制造地缘紧张,为其持续扩大军火出口创造机会。在亚太地区,2020年共有25个国家和地区与美国达成武器采购协议。在中东,美国利用阿以矛盾以及渲染来自伊朗的安全威胁,迫使地区国家持续增加对美军购。根据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的研究,2015-2019年间,美国半数以上的出口武器流入了中东,仅沙特就占美国销售额的四分之一,是美制武器的最大买家。2019年,特朗普甚至以“伊朗威胁”为由,利用相关法律的“紧急通道”,事实上否决了国会禁止对沙特和阿联酋售武的决议。今年11月,美国国务院刚刚批准向阿联酋出售50架F-35隐形战斗机。

  此外,为抢占军火市场,美国政府还要求军方和外交人员在对外活动中主动承担军火推销任务。2018年2月,美国国务院代理助理国务卿蒂娜·凯达诺亲临新加坡航展推销武器。同年7月,时任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带队参加英国范堡罗航展,为美国航空航天和国防企业鼓吹造势。

  险恶的居心

  “亮眼”的数据背后是险恶的居心。

  美国一直将军售和国防贸易视为推行其外交政策、介入地区安全形势的有力工具。而在美国内部,军工复合体已深入渗透到美国军政商媒各界,成为影响美国国内政治的一股重要力量。这些都是美国大力推销军火背后的重要推动力。

  掌控盟友,遏止联盟体系内的离心倾向。美国的常规武器转让政策明确规定,武器出口要服务于美国的国家战略、外交政策和国防利益。其无人机转让政策也称,出口无人机有助于巩固双边关系,有助于增进与盟军的互操作性,是增强美国安全关系的重要手段。现代武器具有体系化特点,其他国家一旦对美制装备产生依赖,就容易在情报、外交、作战等方方面面受制于美国。

  插手域外事务,争取地区主导权。美国扩大对重点战略地区的军火出口,一个重要的着眼点就是通过武装“对手的对手”,妨碍他国捍卫自身正当权益。

  军售也是美打造全球军事体系的重要一环。美军一般都要求盟友进行军事情报信息共享。因此,美通过向盟友出售“萨德”“爱国者”或者“X波段雷达”等装备,延伸其侦察触角,从而达到“盟友花钱,两边受益”的目的。

  取悦军工复合体,争取国内政治支持。军工复合体是美国国内政治中的一股重要力量,资助了全美步枪协会等组织。事实上,美国虽然制造业空心化现象严重,但其军工生产仍有明显的比较优势,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因此,扩大军火出口既是特朗普政府振兴经济、增加就业的重要抓手,也是其取悦军工复合体、争取政治与资金支持的重要途径。

  零和博弈心理作祟,打压他国军贸出口。特朗普政府片面强调大国之间的竞争因素,鼓吹以“全政府模式”与中、俄全面博弈。在其看来,军贸领域也是重要竞技舞台。美国放宽无人机出口的一个重要借口,就是不能把出口机会拱手让给竞争对手。

  美国军火交易的动力来自于其经济基础、社会结构、政治环境和战略文化,其对世界和平与安全带来的负面影响,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军控研究中心主任)

作者简介

姓名:郭晓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