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研究动态
把准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融合发展的基本原则
2020年12月08日 08:4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袁艺 朱丰 张玉军 字号
2020年12月08日 08:48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袁艺 朱丰 张玉军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前,军事智能化方兴未艾,在今后相当长一段历史时期内,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以下简称“三化”)将长期并存并行发展,国防和军队建设整体水平取决于“三化”融合发展水平。应科学认识和准确把握“三化”融合的基本原则,统筹推进“三化”融合发展。

  互促共生原则

  “三化”中的各“化”在战斗力生成机理、建设发展目标等方面有本质不同,“三化”同时并行发展,既存在着相互提升、相互促进、相互支撑的有利条件,也可能存在着发展领域方向、资源投向投量之争等不利因素。应确保“三化”在国防和军队建设全局中形成良性共生关系,避免因相互冲突、摩擦造成1+1+1<3的不良后果,力求产生系统涌现和协同效应,充分催化释放“三化”融合发展的积极因素。“三化”互促共生的例子很多,如在智能化促进机械化方面,制造业是机械化的基石,人工智能深入渗透制造业领域催生了“智能制造”的概念,即人工智能在制造过程中,通过扩大、延伸和部分取代人类专家的脑力劳动,将自动化升级拓展为柔性化、定制化和高度集成化。在智能化促进信息化方面,美军提出的“算法战”,通过开发运用基于深度学习技术的先进算法,可以有效解决信息化带来的信息爆炸性增长,数据量超出情报分析人员能力范围,传输带宽不够,从而导致战场情报信息处理不及时、有效信息产出时效性低等问题。在信息化促进机械化方面,近年来,空气动力试验领域采用基于“分析建模+大数据+超级计算”的数字仿真试验方法,进行飞行器空气动力布局设计,减少了对传统风洞试验的依赖,为完善提升飞行器气动性能提供了新的试验途径。

  全局推进原则

  从机械化、信息化到智能化,各“化”发展进程越来越呈现出源于技术、基于系统、成于体系、归于转型的特点。国防和军队建设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应避免陷入“唯技术论”的窠臼。“三化”融合发展的范围和指向,不仅是在军事技术领域实现支撑各“化”技术群的相互融合,更要在技术融合的基础上,实现在装备体系、体制编制、作战理论、教育训练、综合保障等国防和军队建设各个领域的全面融合。在这一问题上,外国军队也经历了一个认识过程。1979年,苏军总参谋长奥加尔科夫元帅敏锐地预言,将要出现一场由先进军事技术引发的新军事革命,率先提出“军事技术革命”的概念。20世纪90年代初,美国国防部对这一概念进行研究后认为:仅有技术不能导致真正意义上的革命,只有当新式武器与战术、作战理论和军队编制的新变化结合起来才能产生军事能力的重大进步。“军事技术革命”的内涵外延显得有些狭窄,不能全面反映和概括这场军事革命的全部内容。为避免出现“技术至上”的倾向,美国国防部决定把“军事技术革命”改称为“军事事务革命”,简称“军事革命”。近几十年来,外军建设始终把握军事转型是技术推动下的条令、编制、训练、装备、领导力与教育、人事、设施和政策诸要素同步转型这一基本原则,从而保证了军事转型的全面性和彻底性。

  整体协调原则

  加快“三化”融合发展,不能只强调某一“化”,而忽视其他“化”,应把“三化”视为一个体系整体协调推进。通常说来,信息化、智能化更为高级和复杂,但不能认为机械化就是低端、简单和易于实现的,或者说有了信息化和智能化,机械化的重要性就可以忽略。一方面,如果机械化完成度不高,就会拖后腿,成为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快速发展的瓶颈。以航空发动机研发为例,如果自主研发和投入力度不够,将极大地制约航空装备的整体发展水平和国产化程度。同样,没有充分信息化后提供的足够算力和数据,新一代人工智能也不可能产生链式突破。另一方面,机械化也有高端前沿领域。例如,高超声速飞行器、深海潜水器等技术复杂、突破难度大,是目前强国军事技术竞争的重点领域之一。再比如,可控核聚变及其小型化技术,一旦取得工程突破,实现商业应用,将大幅降低能源成本,引发颠覆性能源革命。其对军事领域的冲击也不可估量,如各种高能高速武器将大量出现在战场,武器的机动力、打击力、持续力大幅提升;可控核聚变发动机推动的宇宙飞船,将把星际旅行变为现实,星际空间成为各国争夺的新的战略制高点。

  突出重点原则

  任何国家对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总投入都是有限的,即使是富裕的西方发达国家,也难以完全满足军方提出的全部需求。在军费“大盘子”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在某一“化”上投入得多,必然在其他“化”上投入得少。应准确评估今后一段时期每一“化”对战斗力的潜在贡献率,把最能提升战斗力增量的一“化”确定为当前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点,有主有次地合理分配资源,科学确定投向投量。“三化”建设重点不突出,对各“化”建设采取“撒胡椒面”式的平均使力,必然会造成投入产出比不高等问题,甚至可能导致军队建设偏离正确发展方向。1992年,海湾战争这场初具信息化特征的局部战争结束一年后,美国国防部制定了新的《国防科学技术战略》,提出2005年之前应大力发展“11项关键技术”。其中,与信息化紧密相关的技术是“计算机、软件、传感器、通信网络、电子器件、环境效应、自动化设计、人-系统接口”共8项,与机械化紧密相关的技术是“材料与工艺、能量贮存、推进与能量转换”共3项,信息化与机械化方面技术项目的比例是8∶3。美国国防部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制定这一科技发展战略,既兼顾考虑了机械化技术的延续发展,又着重考虑了信息时代到来以后大力发展军事信息技术的迫切需求,较好体现了“突出重点”这一原则。

作者简介

姓名:袁艺 朱丰 张玉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