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学 >> 研究动态
抛弃和平利用共识,加快实战化步伐,引发世界广泛担忧—— 美军进攻型太空作战体系威胁太空和平
2020年05月21日 10:25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况腊生 萧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地时间5月17日,成立不久的美国太空军与美空军快速作战能力办公室合作,成功执行了X-37B空天飞机的第6次发射任务。这再度引发了外界对这一高科技项目将用于军事用途的担忧。

  此前,美国太空军宣布部署“武器库中唯一的进攻系统”——代号为CCS B10.2版的反卫星通信系统。但媒体披露的美军可用于太空战的武器并不少,包括“上帝之杖”天基动能武器系统、“微型杀手”卫星、“草场”卫星通信干扰系统等。

  不难看出,美国的太空军事力量进攻色彩非常浓厚。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话说,“美国在太空中仅有‘存在感’是不够的,还要具有‘统治力’”。近年来,美军初步形成了实战化太空作战体系,具备制太空权能力,严重威胁太空的和平利用,引发世界广泛担忧。

  构建进攻型太空战略

  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上天后,美国开始发布国家太空战略,成立美国宇航局负责开发太空技术,并成功实施了“阿波罗”登月计划和军用航天飞机项目。

  后来,随着美苏太空争霸升级,里根政府批准“太空高边疆”战略,授权发展反卫星能力。随后,美又推出“星球大战”计划,企图通过攻击苏联外太空战略导弹和航天器,用“确保生存”战略取代核军备竞赛“相互确保摧毁”战略。

  苏联解体后,美国在太空军事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海湾战争让美军认识到太空能力对战争胜利的决定性作用。随后,美国相继推出“国家导弹防御系统”计划和“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计划。“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退出《反导条约》并建立全球反导系统,明确如有必要,必须破坏反对美国利益的国家的太空能力。

  随着太空战能力的成熟,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提出必须维持在太空领域的领导地位,报复任何干扰或攻击美国太空资产并对其利益造成威胁的国家。美国2018年3月推出的《国家太空战略》明确,任何对美在太空的核心利益构成威胁或者伤害的实体,都将遭到美国“在选定的时间,在选定的地点,对选定的领域,以选定的方式”进行的有力回击,公开确立了进攻型的国家太空战略。

  完善太空作战理论与条令

  美国空军主导太空力量建设时期,提出了“航空航天力量”概念,阐述了空军在太空的作用、职责和任务。海湾战争后,空军以“制空制天”为首要目的,要求“航空航天一体化”。《空军基本条令》开始使用“太空作战”术语,确定了太空作战的主要内容和任务。

  2000年,美军参联会公布了首部联合太空作战条令——《太空作战战术、技术和程序联合条令》,标志着太空作战正式成为美军联合作战的组成部分。2002年,美军颁布了联合出版物JP3-14《太空作战》,并定期进行修订。2018年版《太空作战》联合条令,首次明确太空是与陆、海、空类似的作战域,将“太空作战”从“空天作战”中独立出来,并细致规划太空战的内容、步骤和原则。

  此外,美军近年来开发的“多域战”和“全域战”作战概念,也对太空领域给予了特别的重视。2018年,美军首次在叙利亚战场深度融入了天基信息对抗作战。在对叙政府军实施的联合精确打击行动中,美军中央司令部下辖的“多国空天联合作战中心”里,航天参谋的数量有近30名。事后复盘时,美军表示,作战行动时间和计划某种程度上是由太空参谋决定的。

  发展太空战武器装备

  升级太空态势感知系统,实现对太空全谱段实时监视和网空融合。美军太空态势感知系统由地基雷达站的“太空篱笆”“太空监视望远镜”以及天基太空态势感知卫星等组成。2020年3月,拥有厘米级全天域实时太空态势感知能力的第二代“太空篱笆”具备初始作战能力。随着“天基太空监视系统”的建成和“地球同步轨道太空态势感知计划”的完成,美军对静地轨道卫星跟踪能力提高了50%,空间目标编目信息更新周期也从5天缩短到1至2天。美军还在打造能够追踪高超音速武器的新一代“天眼”。

  改造现有军用卫星通信体系,在提高抗干扰性和载荷容量的同时,部署新型侦察卫星和通信卫星,大幅提高军事通信及太空指挥控制能力。第三代全球定位系统建成后,定位精度和抗干扰能力将达到当前的3倍和8倍,还可关闭特定地理位置导航信号,破坏敌方导弹定位信号。美还声称下一代导弹预警卫星能够在敌方战略弹道导弹发射20秒内探测到火箭发动机红外影像,并将警报信息传送给地面部队。

  研制攻防结合的太空武器装备。除加快试验X-37B的空天战斗性能、部署CCS B10.2版反卫星通信系统外,美军还成功试射了“猎鹰”HTV-2、“先进高超音速武器”等高超音速武器。此外,其还在积极研发动能反卫星武器、定向能反卫星武器、“微型杀手”卫星,以及可与“萨德”等反导系统融合的太空拦截器等太空武器装备。

  加强演练提升太空战水平

  在技术和理念尚未完全成熟的情况下,美军更加注重通过演习来提升太空战能力。

  2001年,美国认为存在“太空珍珠港”式安全隐患,随即启动以主要战略对手为假想敌的“施里弗”系列太空战兵棋推演,参加者分别来自军队、国会、联邦政府、工业界和盟国。2010年以后,演习重点围绕如何摧毁中俄等国卫星导航系统、如何利用计算机网络攻击敌方太空作战关键节点等展开,探索多域作战环境下的太空战战法。2017年开始,美军开始聚焦战役、战术层面举行“太空军旗”系列演习。演习采用红蓝对抗方式进行,旨在提高美军太空作战技战术训练水平,增进作战人员的有效协调,提高美军太空竞争能力。

  此外,美国还注重借用盟友及商业公司的力量来提升自己的太空战能力。目前美国与英、法、日、澳等19个国家,欧洲航天局和欧洲气象卫星开发组织,以及70多家商业公司签署了太空态势感知数据共享协议。2019年4月,美军召集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新西兰和英国等国军队,发布《联盟太空作战倡议》。同年12月,北约宣布将太空作为陆海空及网络以外的第5个作战区域,由此被绑在了美军太空战的战车上。

 

  (作者单位:军事科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况腊生 萧潇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